“呼——呼——呼……”柳林中劲风大炽。

  “啪!啪!啪!……”数干枯的柳枝被劲风扫断,掉在地上。

  是什么人?掌风居然如此凌厉?郑弘扬隐住身形,停在一株红柳树后面,从枝缝中向前望过去。

  前面十余步外的空地上,小蘋和小红正围着一一个身穿芙蓉红袍的青年公子挥掌猛劈猛砍着。

  那青年公子双掌齐舞,每一掌击出都带着尖锐的呼啸声。

  小蘋和小红不敢和那青年公子的掌力硬拼,仗着灵巧的身法,左晃右闪,分进合击。那青年公子手忙脚乱,顾此失彼。

  是边轸,他怎么会在这里?郑弘扬的呼吸急促起来,仍是隐在红柳树后,一动不动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公子!这条河名为洮河,河岸边一定有座临洮城吧?”小蘋笑着问。

  “是啊,临洮城就在前面不远处。我们最好不要进城去,想法绕开。嗯,你怎么问起了这个?”郑弘扬奇怪地望着小蘋。

  “我想起了一首古诗,我常常唱那首古诗的。”小蘋回答道。

  “那你现在就给我唱唱,好不好?”郑弘扬高兴地说着。

  他一直很想听到小蘋的歌声,可他从未在小蘋面前提起自己的这个念头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第八章 青蓑衣

  荒凉的河岸边杂草丛生,几株苍老的胡杨树在晨风中瑟瑟作响。

  郑弘扬坐在树下,手托腮部,望着远处的群山。

  群山连绵起伏,若一排排铁铸的巨浪,凝固在天际。

  小蘋和小红坐在郑弘扬的对面,微微垂着头,不时用手指拨弄着身前的野草。

  郑弘扬的目光从群山移到了小红脸上——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云观道长!”无数人惊呼起来,向大火堆扑了过去。

  那个“武重威”正是云观。他站在大火堆旁,眼见秦玉焚往火堆中直栽下来,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。

  却不料秦玉焚在空中居然会将身子一旋,冲着他撞了过来。

  秦玉焚从高空坠下的力道凌厉强劲至极,纵然是心印和宏远也不能抵挡,何况是云观道长。

  众人冲到大火旁,一齐停下了脚步。

  大火中喷出的滚滚热浪逼得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——

  看着秦玉焚和云观化成火焰、化成黑烟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在这种形势下,他只好一步步倒退而下。

  郑弘扬恼恨宏远的偷袭,掌力下击得又快又猛,成心要把敌手震下山崖。

  宏远拼出全力抵挡,身子剧烈晃动着,如狂风中的一竿孤竹。

  “哇!”秦玉焚退出了十几步后,又狂吼着手持匕首刺向郑弘扬。

  郑弘扬这时正和宏远掌力来往,斗到紧要关头,竟是无力回身还击。

  “刷——”秦玉焚的匕首已触到了郑弘扬背上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郑弘扬头部往后一旋,口猛地一张,“当”地一声,咬住了匕首。

  “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呼——”便在他刚刚咬住匕首的同时,四声劲风自山崖下面发出,直向山顶而来。

  “哇——”秦玉焚也在这时发出了一声厉吼,她右手死命推着匕首向前顶去,左手挥拳狠狠砸向郑弘扬的头顶。

  “噗!”郑弘扬口中喷出一口真气,连匕首带人将秦玉焚推出了十几步远。

  与此同时,他的双手陡然从小蘋蓣和小红身上移开,托起身前的两块巨石抛向山下。紧跟着和身向前一扑,双掌猛击而出。

  “嗵——轰隆隆!”听声音一块巨石竟是砸在了木头上,随着那木头向陡崖下滚去。

  “轰——”另一块巨石砸在了沉重的铁器上。

  “啊——”这声惊呼是心印发出的,他的呼声愈来愈往下沉去,显然是被巨石砸得站立不稳,在向山下滑落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秦玉焚性情虽然迹近疯狂,可武功心智仍保持着正常。

  她知道自己的武功和郑弘扬差得太远,强攻硬拼毫无效用。

  因此她强使自己平静下来,慢慢逼向郑弘扬。

  毒烟虽浓,但她内功精湛,仍然勉强看得见郑弘扬的背影。

  她每一步迈出去,都是很慢很慢,几乎用了一炷香的时刻。先是脚跟离地,再是脚尖离地然后那只脚在空中寸寸地向前移动着,最后才极缓慢地落下地来。

  那只脚落地后,她并不急着提起另一只脚。

  她要等好一会才肯提起另一只脚。

  秦玉焚离郑弘扬不过五步远。

  但她已走了三步,郑弘扬仍然毫无知觉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我一生最爱的人除了父亲就是武重威,武重威离开我的那些时,我天天晚上都在菩萨面前许愿,我……”秦玉焚说到这里陡然住了口,她昏乱的神智似乎清醒了一些,知道了自己身在何时何地,又面对着何人。

  “第一楼,为什么会有第一楼?为什么会有武圣?是第一楼害得我变成这样的,是第一楼让武重威当上武圣的,是第一楼指使武重威杀了我父亲的,是第一楼从我手里夺去了武重威的性命!第一楼!第一楼你还我武重威的性命来,还来!”秦玉焚瞪着眼睛直愣愣地对郑弘扬呼喊着。

  在她眼里郑弘扬的身子已化成了那座高大的第一楼。

  是啊,为什么会有第一楼?为什么会有武圣?

  第一楼到底给江湖带来了什么,武圣又到底给江湖带来了什么?

  郑弘扬心里涌上来一串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疑问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哇!”秦玉焚一声狂吼中,身子暴跳而起,明晃晃的匕首直奔郑弘扬的胸前而去。

  她的穴道虽被封着,可匕首一直牢牢握在手中。

  “嗤——”郑弘扬又是一指点出。

  秦玉焚身子一顿,直挺挺地落下地来,手中匕首高举着,却是无法刺出。

  但这次她的身子僵住了,口还能说出话来。

  “郑弘扬,你这恶贼,还我武重威的性命来!”

  她的吼声从四面的山峰倒拉回来,异常凄厉恐怖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山坡上燃起了五堆大火,火焰闪烁,映红了半边天幕。

  夜风习习,阵阵滚热的气浪直扑到了高高的山顶上。

  山顶上也红光隐隐,就像是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晚霞。

  郑弘扬坐在山顶的一高岩上,凝神注视着山下。

  他本来是打算借着夜幕逃走的,可现在看来这个打算只能空想。

  小蘋站在郑弘扬左侧,两只眼睛如山下的火光一样闪烁不定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