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此,是天一教自绝于天下武林。”普广的脸色异常沉重。

  “天一教决不能在此危难时刻,抛下整个武林。”郑角大声道。

  “武林的危难恰恰是天一教造成的。”雷浩然的声音比郑角更严厉。

  “没有天一教,就没有江湖三十年的平静。同样,没有天一教。江湖上的危难就无法消解。”郑井却变得很冷静。

  “并非有了天一教,才有了江湖。”葛长庚冷哼着道。

  “没有了天一教,江湖依然是江湖。”惠洪声音不疾不徐地说着。

  “武林中的是非不是掌口舌之利来辩明的。”郑角边说边一抖手中苍龙鞭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一、天一教主立即擒杀郑弘扬,证明其绝无私心偏袒门下。二、天一教主须布告天下,承认武林规矩可以重议,武林盟主可以重立。三、天一教主须让我们推举几位素有公平名声的武林长者进入第一楼,监管第一楼所有的武学秘笈并核查魔功是否被人偷学过。”普广平淡而又凝重地说着。

  “嘿嘿!哼哼!”这次是郑角和郑井冷笑了。

  “这哪里是什么条件,分明是要我们天一教向你们四大门派投降。”郑角说。

  “这只不过是你们图谋不轨的借口。”郑井说。

  普广、雷浩然、葛长庚和惠洪神色肃然地望着郑角、郑井,谁也没有再说话。

  话已至此,双方都非常明白,一场恶战已经是不可避免。

  林中一片沉寂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当年玄暝教、太真道、龙威帮三大邪派横行天下,所恃仗的是什么?”葛长庚反问道。

  “无非是玄暝教教主、太真道教教主、龙威帮帮主各有一身邪恶的魔功?”郑井答道。

  “那都是一些什么魔功?”葛长庚又问。

  “玄暝幽府功,太真一气功,天龙混沌功。”郑井皱着眉答道。

  “玄暝幽府功记载于十二片竹简上,太真一气功藏于白香山的‘长恨歌’诗卷之中,天龙混沌功写在一块南海巨龟的龟甲上,是也不是?”雷浩然问。

  “不错。”郑井答道。

  “那竹简、诗卷、龟甲,是不是都藏在第一楼的第三层上。”雷浩然再次问着。

  “是又怎么样?”郑角怒声反问道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第十二章 太真一气功

  济南城为齐鲁第一名城。

  大凡名城,必有天下人所向往的几样佳物,或者是几处佳景。

  天下人都向往济南城的泉水——

  济南名泉甲天下。

  济南城的名泉很多,有趵突泉、黑虎泉、珍珠泉、金线泉等,不可胜数。

  这些名泉中又以趵突泉最著名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如果我现在让你回到石城岛,立即杀了封渟,你杀不杀?”黑衣老人又问。

  封沥没有回答。却在船板上连磕了三个头。

  “如果我立即下令,让封沛去杀封渟,你会怎么样?”黑衣老人的声音满含着苦涩。

  封沥眼中流出了泪水。

  “站起来!”黑衣老人忽然脸现怒气,低喝了一声。

  封沥缓缓地站起身。

  “你居然为了一个小女子流泪,还像我的学生吗?”

  “学生该死。”封沥异常艰难地说道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黑衣老人微皱了一下眉头:“不是小青,小青在做着一件重要的事情,暂时不会在江湖上露面的。我对你们说过,有许多独行豪强被我们收入了门下,他们都隐藏在各大门派中,到时自会给你们助上一臂之力。”

  “蓝宗盛就是先生的那些门下之一吗?”封沥忍不住问。

  “不是。”黑衣老人的眉头又皱了一下。

  “蓝宗盛投奔我们,对江湖上的影响一定很大,给第一楼的震动一定很大。”封沛说。

  “你认为蓝宗盛是真心投奔我们吗?”黑衣老人冷冷地问着。

  封沛一证:“我亲自设下了圈套,让他不能不真心投靠我们。”

  “他是将计就计,故意顺着你的圈套钻进来,好让你不对他起半点疑心。”黑衣老人说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我看错了紫金魔,整整看错了十八年。”黑衣老人声音带着少有的沉重。

  “那个人果然是紫金魔。”封沛的声音不觉有些颤抖。

  “提醒郑斗的那人一定是紫金魔。”黑衣老人说。

  “紫金魔为什么要帮助郑斗?他不是和郑元有着很深的私仇吗?”封沥迷惑地问道。

  “所以我才说:我是看错了紫金魔,我以前认为紫金魔无心争夺江湖,只想亲手杀了郑元。”黑衣老人说着,声音已恢复了平静。

  “紫金魔现在也想争夺江湖吗?”封沛问。

  “不是现在,十八年前紫金魔就想争夺江湖了。”黑衣老人道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帮主好本事!”封沛微笑着赞了一声。

  封沥也只微微一笑。

  转眼之间,小舟已经离开石城岛十余里外。

  小舟的前面出现了一只大船。

  封沥的双手开始愈来愈慢地摇着长桨。

  小舟慢慢靠近了大船。

  明亮的月光下,封沥看到了那大船上空荡荡地只站着一个人。

  那人只穿一件黑布长袍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我有些担心紫金魔,他白天竟然帮着郑斗,只怕他晚上又会与我们作对。”

  “这个请帮主放心,紫金魔有太白先生对付。”

  “唉!我们走后,不知太白先生和紫金魔动过手没有?”封沥担心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  “太白先生神功无敌,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封沛嘴里虽这样说着,可心里却也有些惴惴不安。

  太白先生固然是神功无敌,可紫金魔的武功同样惊世骇俗。

  “我在船上时,那些江湖大豪居然口口声声称太白先生为太白妖,真是可恶至极。”封沥悻悻地说着。

  封沛淡然一笑:“这些凡人俗子,又能知道什么?帮主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  “等我们灭了天一教郑元,立刻就传令江湖,谁再敢称太白先生为太白妖,就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我没有偷听,是你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。”

  “那你也不该听。”

  “为什么,莫非你真的想背叛太白先生,和封渟一起去找郑弘扬?”封沛的声音很低,但却是满是讥嘲之意。

  “呛啷”封沥拔出了腰间的长剑。

  “你想杀我灭口?!”封沛脸上毫无惧色。

  “没有太白先生就没有我的一切。可你,你却说我要背叛太白先生。”封沥手中的长剑直指着封沛的胸口。

  “好!”封沛赞了一声,右手大拇指一竖。“我知道你决不会背叛太白先生的。”

  封沥满脸迷惘之色:“你刚才为何说我要背叛太白先生?”

- 阅读剩余部分 -